当前位置:首页 > 党史研究 > 党史纵横

南湖惨案

作者:dgds    稿件来源:东港区委党史研究室    浏览:984   发布时间:2015-01-04


南湖惨案

1938年5月12日(古历4月13日),正值日照南湖村大集。这天,成千上万赶集的村民遭到了日军飞机的狂轰滥炸,几百名无辜的群众被炸死,伤残无计。这就是日军在日照制造的骇人听闻的“南湖惨案”。

南湖村是一偏僻的小山村,一条小河穿村而过,在长长的河滩上,自古以来,古历的逢三排八为集日,每当集日一到,方圆几十里的群众便从四面八方向河滩汇拢来,进行集市贸易。

上午十二时,河滩上已是人山人海,熙熙攘攘,十分热闹。突然,五架日军飞机发出撕裂的怪声从东北方向飞来,在集市上空低空盘旋,接着便向毫无防备、毫无抵抗能力的赶集村民狂轰滥炸,并以机枪扫射。一时,惊慌失措的人群纷纷四处逃命。顿时,整个大集像开了锅一样,人与牛驴猪羊相互碰撞拥挤践踏,人畜呼喊嘶叫声连成一片。数十枚炸弹在集市中心爆炸,顿时,市场上空浓烟滚滚,火光冲天,河滩上血肉横飞,血流成河,其惨状目不忍睹。飞机轰炸后,遂佯装离去。这时,四处乡村群众惊闻南湖大集被炸,纷纷赶到集场寻找亲人。整个河滩,有呼爹叫娘的、有喊儿唤女的,有认领尸体的,哭声不断,哀声遍野。相隔不到一钟头,离去的敌机又重新返回南湖大集上空,赶集的、寻找亲属的群众,只好仓惶向南湖村里奔逃。此时,飞机盘旋低空,朝着奔逃的群众又扔下数十枚炸弹。霎时,整个南湖村被一片火海淹没。就这样,有几百户人家的南湖村,遭到了一次空前的血洗,从河滩的集市场,到村中的院落均遭到日军飞机的轰炸,这次空袭,给南湖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。

据幸存者时广彬的口述:“那天早饭后,我牵着驴到集上卖,刚到集上时间不长,日本人的飞机就来了。当时飞机那声音怪吓人的,飞机飞得很低,我连飞机上的小窗户都看得很清楚。集上真像开了锅,赶集人四处乱跑,都不知道该怎么躲避。我就牵着两头驴向东跑,刚跑到河崖边,就听得‘轰’的一声,一个炸弹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炸开了。这时就觉得右胳膊好像叫别人猛击了一下,也没觉着疼,我低头一看,右胳膊的袖子被炸掉了,胳膊还有一点与膀子连着,血淌得很厉害,浑身上下成了血人。两头驴躺在我附近,已被炸死了。这时我什么也顾不上了,就用左手托着右胳膊,用尽全身力气向南湖庄里跑。等跑到东河崖附近的叔伯兄弟家,我再也走不动了,以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虽然没被炸死,但也成了残疾,重活不能干,轻活全靠左手。”

南湖青年农民白学吉,于一月前被“扫荡”的日本侵略军用刺刀刺死,其妻悲痛欲绝。这次空袭当中,一颗炸弹又落在她的家中,他的妻子被炸得只剩下两只脚。全家两口均遭杀害,家破人亡。

南湖村民王应城,在家中见南湖集被炸后大火不息,便飞奔集上救火。救完火,返回家中喝水。此时,王公辰的妻子被飞机吓得惊魂未定,便随同王应城到家中暂避一时,王应城的妻子正在烧水,谁知日机第二次返回,在其家中扔下一颗炸弹。王应城连同妻子和王公辰的妻子均被炸死,三具尸体被炸得焦头烂额,血肉模糊,难以辨认。

南湖村民赵自干的妻子和其妹,飞机轰炸时,各抱着一个赵自干的女儿趴在床底下。一颗炸弹落在院中,几间草房被炸塌并起火,一家四口压在房下。多亏邻居将火扑灭将人扒出,可是两个大人已经烧死,两个孩子也烧得昏迷不醒,经抢救才幸免一死。从此,大女儿赵从集的头上,就留下一块烧伤的疤痕。

许延福的十二岁的女儿,两条腿被炸断,十分痛苦,家中又无钱医治,可怜的小女儿疼痛难忍,服毒自杀。

赵自起全家八口人,飞机轰炸那天,其婶母抱着两个孩子趴在床下,家中落下一个炸弹,八间草房和一个草棚,全部被炸塌起火。其婶母和两个孩子被大火烧死。这时他婶母还怀有五六个月的身孕,尚未出世的胎儿死在母腹中。

薄子禄曾任抗战初期县武工队队长,在其回忆录中写道:“日本鬼子的炸弹是带燃烧性的,连炸加烧……使我最痛心的是1938年春群众正在南湖赶集,两架日本飞机轮番轰炸,烧毁房子近千间,王明志一家六口被炸死四口;使我最难忘的是有一个闺女被炸得连个尸首都找不到,她爹娘满集市上找,最后只找到挂在树上的一个辫子,从上面绑的绒线认出是自己闺女的。”

据事后统计,在此次轰炸中,大集上死468人,伤残者无从统计;村庄里死169人,伤残273人。被烧毁房屋1292间,衣服4923件,粮食147716斤,炸死牲畜79头。

这仅仅是日本法西斯对一个小集市的轰炸,就可以见证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民惨无人道的烧杀抢掠暴行。

当年,遭到敌机大肆轰炸的不仅是南湖大集,还有沈疃、三庄、碑廊等全县的大小集镇和文娱场所。

1944年秋,驻日照的一位日本总指挥官闫监曾这样说:我这把刀光在日照杀了二百人,现在死了也够本!他们杀中国人,不用枪毙,都是用洋狗啃、刺刀刺、电刀子杀、活埋等残暴的手段。

时间已经过去了七十多年,但那段屈辱痛苦的记忆日照人民无法忘却!日本帝国主义对日照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,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