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学习园地

谈《张秋镇志》的编写及其他

作者:高振康    稿件来源:东港区委党史研究室    浏览:830   发布时间:2015-01-06


张秋是古运河上的历史名镇,是景阳冈龙山文化古城址的所在地,是武松打虎的地方, 驰名天下。

一、《张秋镇志》编写的三个阶段

第一阶段是在明清两朝。明朝万历二十一年(1593),进士、工部郎中黄承玄奉命驻扎张秋治理漕运,期间,穷搜博采,分类编纂,不数月创编而成《安平镇志》,(张秋镇当时名安平镇),共11卷。内容除河工治理外,主要有风土人情、天文分野、敕书碑记、典章艺文等。明朝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、国史副总裁于慎行称其“体简而明,文丽而则,信艺林之珍典,方舆之巨观”。可惜此志早已佚散无踪。到清朝康熙九年(1670),治理漕运驻扎张秋的拔贡、捕河通判林芃,亦是在治河之余,邀广平府儒学教授马之骦、张秋进士陆丛桂,广搜故实,沿袭《安平镇志》体例,编成12卷约13万字的《张秋志》。此一书“匪仅一镇之书,三邑之书也,匪三邑之书,南北转运之书也。可以备采风,可以昭来许”。此志而今亦成孤本,传称存于中国科学院图书馆,现在求赏不得。另传曾有乾隆三十二年(1767)《张秋志》补刻本现存北京大学图书馆、斌业斋抄本,现存山东省图书馆,但均不外借,求读难见。现在流传于世的仅有手抄复印的《张秋志》残缺本。康熙九年(1670)后至今300余年, 掌故弥湮,再无重修。

第二阶段:1985年,中共张秋镇党委政府,根据阳谷县委县政府的指示精神,组织数名张秋镇中小学教师,以董营完小校长于忠超为主,征集资料,启动镇志编纂工作,到1987 年编出打印稿9编约16万字。后因多种原因搁置下来。其后,部分参与者继续征集资料, 到2009年完成920万字资料本,即《张秋镇志》(征求意见稿)。

第三阶段:新编《张秋镇志》正式启动工作阶段。20105月,由家在张秋镇的聊城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李望尘、原在张秋镇中学负责教学工作的聊城市教育局原副局长、聊城广播电视大学原党委书记任金川、家在张秋镇的聊城大学教授杨继武等人,召集老家张秋镇、在聊城工作的几位知名人士和曾参与《张秋镇志》资料征集工作的部分同志等,于聊城举办《张秋镇志》编纂工作座谈会,邀请家在张秋的政协阳谷县副主席陈明诰(后为《张秋镇志》编纂委员会执行主任)、家在张秋的阳谷县人民法院副院长高振康(后为《张秋镇志》主编)二人参加。会间,陈明诰本着编纂镇志必须在当地党委政府领导下,全民发动、主编负责、反复论证的意旨,提出了关键性建议,在李望尘主持下达成共识,确定在张秋镇党委政府领导下,钩《安平镇志》之沉脉,取《张秋志》之精华,纳《张秋镇志》〈征求意见稿) 之成果,组织得力人员,发动群众,广征博引,反复论证,编纂一部高质量的地方志。

会后,陈明诰、高振康向张秋镇党委政府作了汇报,并提出工作建议。镇党委书记、镇长对此高度重视,决定把镇志编纂工作列入正式议事日程,并成立了以党委书记、镇长为主任的《张秋镇志》编纂委员会,召开专门会议,研究安排编写事宜。201061日,组成《张秋镇志》编纂工作委员会,明确了任金川、于忠超为名誉主任,李望尘为主任,杨继武、陈明诰为执行主任及几名副主任。下设两个办事组:一是编辑组,高振康为组长,一是资料征集组,高明远为组长,在编纂工作委员会统筹指导下开展工作。66日,张秋镇党委政府召开《张秋镇志》编纂工作全面启动大会,由各管理区书记、镇直各部分负责人、各行政村党支书、村委会负责人、张秋镇籍在聊城工作的县级以上部分干部、在阳谷工作的正科级以上部分干部、在张秋镇任过党委书记、镇长的干部、镇党委政府领导成员及全体干部、参与编写工作的人员等260余人参加。中共阳谷县委、县大人常委会、县政府、县政协及县直有关部门,对大会非常重视,县人大第一副主任、党组书记周素霞,县委常委、宣传部长李其超、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唐宪明、县政协副主席吴春风以及县史志办公室主任韩学斌等出席会议。李其超代表县委就镇志编纂工作做了重要讲话;镇党委书记李晓东代表镇党委、政府对镇志编纂工作提出了具体要求,同时印发了“致全镇干部群众的公开信”,开设镇志编写电子邮箱,动员全镇干部群众共同努力,编出一部明古、鉴今、资政、育人的好志书。至此,新编《张秋镇志》编写工作开始进入全面紧张的征集资料编写阶段。

二、新编《张秋镇志》的编写工作

第一:组织编写力量。

编纂领导班子组成后,组织安排好编写人员是首要工作。首先是物色人选。物色人选的指导思想是:在全镇退离休文化人员中遴选。他们一是有较充裕的时间;二是有发挥余热的情怀和较高的思想文化素质;三是熟悉当地人文风物、交流广泛;四是甘于报效家乡,责任心强。必要时,请进有专长的镇外人才。对所需人才、先由编辑组组长和资料征集组组长物色。需要领导出面的,再由领导做工作。这样,编辑组遴选了 11名,其中本镇人8名,有6名退休教师,2名文学素养好的文史爱好者;另外请进了 3名镇外人士, 是曾任本镇镇长的教育局副局长,一是县政协文史委主任,一是县史志办副主任。资料征集组,依照文化素质好、知识面宽、身健善言、涉猎社情、热爱镇志编写等条件,选拔了 26名本镇人士, 按每个管理区34名、镇直部门1名安排,形成一个资料征集骨干网。对所应征集的资料, 依照予制的各套统计表、征集提纲,详细的座谈、讨论,一一记载,每日一对头,随时综合分析,把众多一般信息兜上来及时提供编辑组。征集活动中,需要到镇上就餐的,镇上负责。需要外出调查的,镇上另行安排。

第二:规划编章类目。

依照编志“横不缺要项,纵不断主线”的基本要求,为规划好篇章类目,执笔的全体主力一起讨论,取得了共识,即因地列编,突出特色,写出有张秋风味的志书。《张秋镇志》共列十编,依次是:《概况》《张秋运河》《经济》《政治》《社会事业》《城镇建设》《村庄》《民俗》《人物》《艺文》,另有一篇《大事记》、一篇《附录》。

第一编《概况》。将“位置境域”、“隶属”、“建置”、“环境”、“资源、“人口”、“民族” 等章,尽归《概况》,一编而收。主要写:元、明、清三朝张秋“俨然”郡邑之观、辖镇之东、西、南、北各三十里;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一度划张秋一带为特别行政区,在张秋设行辕;中共鲁西区委在张秋组建张秋工委、设张秋县;1973年国家和山东省考古工作组在景阳冈发掘出龙山文化古城遗址;一千多年前,五代时期周世宗遣宰相李谷治堤抵张秋;宋真宗在景德年间率军与辽兵作战,因张秋未遭沦陷,便以景德年号赐张秋名景德镇;明弘治八年,朝廷命督察御史在张秋治水,成功后赐张秋更名安平镇,因张秋扬名已久,世人仍习称张秋镇。并写张秋为寿张、阳谷、东阿三县分辖的“三界首”局面。这些历史都应当写进去,传下来。

第二编《张秋运河》。张秋之所以在历史上繁华600年,主要是缘于运河通航,漕运兴盛而崛起,世称“小苏州”,“南有苏(州)杭(),北有临(清)张(秋)”,“张秋运河” 一词,出现于明孝宗皇帝颁发的敕书中,说:“近闻河南黄河泛滥,自金龙等口分为二段, 流经北直隶,山东地方,入于张秋运河……”张秋运河属于京杭运河的会通河段,会通河是元朝至元二十六年(1289)开挖并当年毕工的。随后,在张秋设立了“督水分监,掌凡河渠坝闸之政令,以通朝贡,漕天下实京师”,其管辖范围,从临清至徐州之运河河务及政务。后来,在张秋又设河南山东都水分监。时间,管理漕运的中央、州、县机构鳞次栉比,附近州、县在张秋运河码头附近建设的储运粮仓密布,驻军蜂拥,商贾纷至,河中帆樯林立, 岸上货积如山,物流极度繁盛。不权达官显贵充街满巷,文人墨客也纷至沓来。继之形成“五步一寺庙、十步一牌坊”的都会景象,标识着张秋建筑、商贸、文化极度发达起来,直到清光绪年间漕运式微。张秋这六百年的辉煌历史,不仅名驰四海,而且直接影响张秋的人文, 至今一脉长存。这样的历史亮点,自然就是张秋镇志编写的突出点。这一编写好了,对后人就有了交待,镇志就增加了份量,应当浓墨重彩的写。同时,此编还应对金堤与运河的关系, 依史料交待清楚,破解后人提出的“运河如何穿过金堤”之谜。

《经济》编,写农业、水利、水务、工业、民营经济、财税、金融、林果业、水产业、蔬菜业和地方名吃等等。张秋不但历史上经济发达,现代经济也可圈可点,方方面面正在腾飞。这一编重点写了几个方面,其中的民营企业,以阳谷县鲁信清真食品有限公司为例,其公司辖大、中、小8家企业,销售收入近12个亿,对其余企业编写从简。

《政治》编。确切的记述中国共产党的基层组织在张秋较早建立和发展的情况。一批先进农民,1933年就加入了共产党的组织,党员队伍迅速发展壮大,所以,在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中涌现出大批优秀儿女。详细记述镇、区、社党委及政府组织建设的情况以及人大、政协、武装、政法、社团等方面的情况。张秋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,发生过许多重大历史活动。如太平军曾三进张秋;捻军曾攻占张秋;国民党山东省政府曾在张秋召开军事会议,妄图围攻八路军之一部,其阴谋被八路军陈光指挥下的688团和第10支队粉碎;陈士榘曾率部在张秋休整;杨勇率领八路军教导三旅在张秋及阿城一带进行对日伪军的“反扫荡”斗争; 1945年张秋县大队参加有名的东平战役;194612月,冀、鲁、豫行署机关曾移驻张秋; 1947年张秋出动担架200多付、民兵2000多人,军民全力支持刘邓大军强度黄河;陈毅、粟裕率华东野战军机关和第六纵队、特种兵纵队,经滨海解放区到张秋,与此前到达的第十纵队会合,积极准备赴鲁西南作战;其他如1946年国民党政府与美国政府在北京签订《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例》,其实质是美国的商业侵略,陕甘宁边区政府决定将这一天定为“国耻纪念日”,坚决反对。冀、鲁、豫边区政府在张秋召开声援制定"国耻纪念日"大会,1947 28日,《人民日报》做了报道。这些史实,都应在镇志中做简约记述。

《社会事业》编,主要记述教育、文化、卫生、体育、民政、劳动、计划生育和环境保护、旅游等情况。其中,教育方面,从古至今,在张秋的教育当政者皆以倡学育人为要务, 注重培养人才,致英才辈出,达官绳绳。现代教育涌现了以中共中央委员、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汤洪高为代表的大批精英。1977年恢复高考后,张秋镇中学连续两年每年升入大中专院校的人数均在百名以上,占聊城地区总数的六分之一。体育方面也每有精英出现,计划生育成绩突出。张秋文物彰明,有以景阳冈为代表的旅游景区,是聊城地区旅游资源最丰富的乡镇之一

《城乡建设》编。写城建规划、街道、集市、公共设施、市政管理、机关办公和工业园区等方面的情况;写公路建养及交通工具、管理、邮政、通信、供水、供电、供气等情况, 在瞬间变化的历史发展时期,这些方面的变化都很显著。

《村庄》编也是重点编。此编对张秋镇结束寿、阳、阿三县分辖后的全镇51个行政村逐一记述。其中有关人口、 土地、姓氏、座落位置、历史要事等。列出凡有必记的内容;载明村中第一个中共党员,让后人铭记革命大业中的中坚力量;记述1955年实行义务兵役制后的第一个或第一批踊跃参军者,彰显为国争光、争先者留名;记明新中国建国后的第一个大学生,展示一个村文化教育发展的侧面;将村中最高寿老人的姓名写入村况,标示村民的长寿变化状况等。对新农村的经济发展、公共建设、水电设施变化、村民生活水平快步提高的深刻变化,如房屋、汽车、农机具和电脑手机等情况皆作记述。凡村中入镇志《人物》一编者,将其名字写入该村一章。将各村历任过村党支书、村长(主任)的姓名,依次记入。各村一节,成为将来编写村志的雏形。写这一编,易难兼有。易者,情况熟、素材多,修改也容易;难者,本镇人写村况,因情况熟,了解的多,会在文字篇幅的掌握上受干扰,出现失衡。编前规定:大村文稿2000字以内,中村1500字以内,小村1000字以内,特殊情况酌情处理。增删权在主编。后来的编写进行得很顺利。

《民俗》编的原则是“独详同略”,即主写张秋独有的民俗,甚至可详写一些细节,包括饮食起居、婚丧生育、重要节日和方言谣谚,以及张秋的回民风俗等。张秋居于京杭运河的咽喉要地,南方风俗,北方礼节等等,有许多优良的成份被接受吸收,与周边县乡明显不同。可以流传下去的,应当记叙。举一个例子:农村有妇女为先人上坟烧纸的日子,俗称鬼节。其他地方多为三节,即“寒食”、“七月十五”、“十月初一”,而张秋为两节,没有“七月十五”。原因是七月十五正当庄稼旺盛之际,高杆作物多,形成青纱帐,此时妇女上坟烧纸,一是容易毁坏庄嫁,二是人身不安全,故此节未兴。张秋镇及周边村皆有客来即饮茶的习惯,张秋兴盛时期,镇上茶馆达七八十家。称谓方面,一般地方多称父亲为爸爸、爹,而张秋还另有“大”、“大大”的称呼。张秋的轶事传说尤多。社会上很多人对张秋的“任疯子”“黑龙潭”“铁牛上树”“秃尾巴老李”等故事很感兴趣,表示出对张秋的由衷向往。

《人物》编分两章。第一章写古人,界定为“辛亥革命前人物”,包括名宦显吏,鸿儒高士、乡贤达人等计223名。其中分两节,第一节36名,事迹突出,材料翔实者,以“人物简介”的形式记载,文字不逾四百字,尽量求略。第二节127名,多是只有生卒朝代、姓名、籍贯及功名者,史料多缺乏,只好列入“人物名录”。第二章写“辛亥革命后人物”,共收851人,分七节记载。第一节是“革命英烈”,收录161人。其中以“英烈简介”形式记载的四人,以“烈士英名录”形式记载的133人,另外24名因资料不足,只将姓名和所在村名附于“烈士英名录”后。第二节是“原张秋县时期党政负责人”收录18名,包括当时的县级干部和部分区级干部,以“人物简介”的形式记载。第三节“历届张秋镇(区、社、乡)党政领导正职”,收录38人,其中28人以“人物简介”的形式记载,其余10人因资料缺乏,将其姓名、职务、任职时间附后。第四节“正科(营)级及以上党政干部”,收录386人,其中“副县级及以上领导”,以“人物简介”形式记载;“正科(营)级职务人员”, 以“人物名录”形式记载,其中26名因资料缺乏,只将姓名、所在村民附名录之后。第五节“专业技术人员”,收录195名,其中正高级职称人员以“人物简介”形式记载;副高级职称人员以“人员名录”形式记载。第六节“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”,收录31名,其中受省委、省政府和国家部委、人事部联合表彰者,以“人物简介”形式记载;受国家部委单独表彰、省厅局、人事厅联合表彰者,以“名录”形式记载。第七节“各界知名人士民营企业家”,收录24名,以“简介”形式记载。人物记载顺序,除“烈士英名录”按人物籍贯所在村庄相对集中次序排列和担任过省(部)、军级及以上职务者排名在前外,其余皆按姓氏笔画排序。

《人物》编的资料搜集和整理是编志工作的难点之一。人在古今中外,资料少,信息缺, 写起来很难。比如《人物》中的第一名曹元用,是元朝翰林侍讲(皇帝的顾问,主讲文史), 在康熙九年的《张秋志》中,其辞条只有40几字,与他的历史地位很不协调。这次编志, 决定搜查古籍史料,予以充实。后来写成四五百字的辞条,表现了他的高视远见和不世才华, 在后人心目中站立起来。但有些现代人物却极难写,有的只知其名不知其情,而且无资料线索可寻,“踏破铁鞋无觅处”,其中的情况和原因很复杂。有一个村,几位在外工作的干部均为县级,平时与村上少联系,几经催办,亦无信息,停留在知而不确,闻而不详情况下,无法落笔,只好阙如。科级干部在镇志中应是“人物”,但遍布全国,欲搜难全。对这些人员, 编委会定了一条原则,只写在阳谷县内工作的,对县域以外的,报来资料者则收,未报资料者从缺,不再重撒大网。遗珠之恨,留待后人续志时补入。对各单位报的材料,由报交单位签字,然后存档,以备核查。

第十篇《艺文》,记述了宋、元、明、清时代的一些达官文人写张秋的诗词歌赋、记序书牍和部分古人的墓志铭等,这些文字是张秋历史的真实佐证,平时难得读识。读者可以从这些文字里欣赏张秋的历史画卷、人物风采和戊已山、黑龙潭、徐君墓、季子词、挂剑台、白宿寺、谯、楼等风物,对任风子、高子羔、孟秋、周天爵、张令璜等古贤如晤其面,似与对语,对张秋的义学、学宫、书院如临其境。了解这些,对鼓舞后人建设更加富美文明的新张秋,会大有裨益。外地人读后,对其了解张秋,参与开发建设张秋,将起到招引和推动作用。十编之前有一篇《大事纪》,它是从十编志文中提取辑录的引人注目、让人最欲一睹的亮点,是从公元前702年到现在两千多年间的各类大事,记录简明扼要,有的条目仅五七个字,有的十余字,但有可读性。

十编之后是一篇《附录》。收录的历史资料,包括旧《张秋志》序、在治理张秋运河中帝王传旨而树的治水碑记、祠庙碑记、修城碑记、圣旨,还有景阳冈考古文献、运河遗物、古石刻、达官书画、农耕文化碎影等,极为珍贵,有些为稀世罕有。即使其中少量平常之物, 也意义深远。如“农耕文化碎影”中的一只火镰,它与火石配套,是古人普遍使用的取火用具,古人用它击打火石,引发火种,以做饭、吸烟,不可须臾或缺,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后才逐渐由火柴(洋火)替代。这个小图片以及整组文化图案,可为后人破解古代农家的世事人文。《附录》中的资料,按其性质只能入附录,但编写时是按重点篇章安排的,其篇幅超越镇志任何一编。其资料大都是属于张秋镇独有,缺一不可。

镇志最后的两篇文字,一是“张秋镇志编纂始末”,另一篇是《后记》。编纂始末是编2012年初稿时写的,介绍了张秋镇志从明朝到2012年的编写简况;《后记》则是修改2012 年初稿,由52万字增编为近96万字新编的2014年精装本的简况,对一些需说明的事做了交待。

三、编写镇志的认识和体会

第一、镇志应是一镇之百科全书,是一镇之内自然与社会两方面在一定的历史时段内的客观记叙。其中包括天文、地理、政治、经济、工业、文化、教育、卫生、体育、资源、人口、人物以及历史建置、沿革、区划、艺文等方方面面。目的是保存史料,为当政者决策提供借鉴,鼓舞后人,促进一个地方的教育风化,为人民群众的富强兴业发挥无可替代的作用。《张秋镇志》2014年出版后,地方争读,世间争传,供不应求,其作用正在逐渐显现。今年8月份,镇负责人随聊城市组织的招商引资团去南方。其它单位带的都是介绍材料,唯独张秋镇带的是镇志,非常引人注目。在杭州的招商引资会上,江苏省仕林集团的老总见到后很感兴趣,被镇志内容打动,随即与张秋镇代表团达成"河道分布式建站供电"项目的意向, 并携带《张秋镇志》随张秋代表来实地考查,依镇志所记述的文字,逐条勘验,达成十亿元人民币的合作协议,明春开工。江西、浙江几个集团的老总看了《张秋镇志》,联合在一起, 带志书考查张秋镇,对张秋镇的古建恢复、运河开发、金堤河景观开发等一一徒步勘验,其项目开发预计达五六十亿元人民币。山东电视台录制“山东古镇行”,依镇志提供的景物或线索顺利录制了许多镜头,解说词也采用了镇志的许多文字,对镇志非常赞赏。由此可见镇志的媒介作用。

第二、镇志即要有历史联系性,又要有时代性。旧志书里有许多精华可资后人借鉴,但也难免有一些糟粕,如妖魔鬼怪,封建节烈等,都是为封建统治者服务的。现在编志,该保存的保存,该摒弃的摒弃,不能一概录存。新志书要打上时代烙印,把为中华美梦成真而实干有功的人和事,予以图文写真。

第三、张秋镇是编写志书困难的地方。历史上,张秋由于运河的原因,一直为寿、阳、阿三县共辖,境域定为东西南北各三十里。东入东阿县境二十余里,西入阳谷县境二十余里, 南入寿张县境腹地。解放后,区划调整,寿张阳谷两县建制的设立和撤销几经变化,产生了许多人、事交叉,给志书记述带来许多困难。对此,编写时采取查清真相,捋顺关系,求实存真,尊重客观的原则,不越域,不强词,避免交叉,进行科学编纂。

第四、以文为主,图、表并重,不舍附录。志以记叙为骨干,而地图、图像和照片、表格、附录中的相关资料,既是写志的表现手段,又是志书的重要方面。张秋镇在元、明、清时代九门九关厢、七十二条街、八十二胡同,由于多种原因,其中的许多景况已成历史,用文字表述总显苍白无力,而一张张秋古城区图,能让人一目了然,再参照文字,顿感真实可亲。张秋的陆氏,其先人陆贽曾为唐相,绩厚德高,为后世称颂。其画像载有宋、元、明、清各朝之翰墨巨擘如文天祥、文彦博、苏轼、米芾、陆九渊、赵孟頫、方孝儒、吴宽、完颜贞、郭云标、黄观、李芳时、陆丛桂等等数十人的题跋,各钤图章。这些照片,真实性,无可辩驳,艺术性引人欣赏,有极高的史料价值。古物照,特别是其中的古碑照是志书无言的确证。明朝因河决张秋,事关潸运军国大事,治河功完后,敕命树“河道功完之碑”,华盖殿大学士徐有贞撰文并书丹。此碑高2 2米,加螭首龟趺,总高411米,至今矗立在张秋城南沙湾运河古道旁,对研究运河提供了宝贵史料。其文字、书法,拍照附志,顿增志书分量。镇志中使用了大量一览表、统计表,教育、农业等行业方面的数字和党政机构列表必不可少。表较之文字更直观、清晰,所占篇幅小,信息量大,与文字相辅相成,如湖光塔影,相映成趣。《附录》其名为附,其重要性不亚于志文。其中的资料丰富而珍贵。不少读者读附录比读志文更感真实,更有兴味。

第五、动笔前统一交待编写志书应注意的事项。一是行文不要公文程式化,力避使用形容词、虚实和比喻手法,不要用评论语言,要叙而不论,直陈事实,不用带感情色彩的褒贬词;必要时,可以寓观点于史实记述;不用从前、至今、当初、大约、相传、估计等类模糊时间概念和不确定词语;“2013年底”或年初、年末、年中的初、末,皆为词素,不能单独使用,应改为“2013年年底”。有些数字词如20世纪80年代,前后要用阿拉伯数字,而干支纪年与公元纪年,则前者用汉字后者用阿拉伯数字;标示时间的起止,应使用横线(----)、不用短横线(-)或波纹线(〜)。这方面的问题,编写中还有许多,不一一列举。事关军事方面的文字、数字,应严格遵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卫国家秘密法》和新修订的《中国人民解放军保密条例》规定,做到信息保密。行文用字,除个别地方如《张秋镇志》书名,属于书法,摘用资料需保留本来面目之外,应用规范字。

第六、《张秋镇志》是把《村庄》作为重要篇章写的。全镇51个行政村,每村一章。编镇志,村庄应是重要成份。村况入镇志,人、事敏感度强,写好这一编,就为将来编村志打下了基础。虽有难度,但不能避开。

第七、分工合作,主编负责。《张秋镇志》十编和一篇《大事记》、一篇《附录》,各编分量不同,难易度不一。分工时实行自认和分配相结合的办法,自认剩下的编章,由主编承担。分工时明确规定:分工情况将如实写入《编纂始末》或《后记》,以激励笔者的积极性, 增强责任心。《张秋镇志》编写开始后,资料征集组为前方,编辑组为后方,前后紧密联系, 边征集资料,边动笔编写,电话征集,人员往来,如同战场一样,大家精力集中,兴致很高。编委会提出,要在五个月内完成第一遍草稿;编辑组坚持每周一会诊的办法,以避免执笔者走弯路,枉费心力。会诊时,在主编主持下,按顺序由各编(篇)执笔人先读稿,然后大家评论,最后提出修改意见,由执笔人修改或由主编修改。第一遍草稿改过后,到第二稿时, 皆打成多份文稿,交叉审读,互相帮助,提出意见或直接修改或主编修改。有的编(篇)章、节数易其稿,但大家情绪稳定,始终认真负责,以积极的态度,直到近九十六万字的镇志全

部脱稿。

第八、一体安排,全面负责。编写一部镇志,编者要从封面到封底,从插页到页码全面负责。书的封面,就像一个人的脸面,张三只能是张三,而不能是李四。要抓住特征创意策划。《张秋镇志》的封面,含有运河都会的特殊元素,帆樯林立,商贾云集,锁钥汶济,襟带齐鲁,一片正大气派。封底要再现古张秋楼阁鳞次栉比、车水马龙的繁盛景象。要求设计人员紧紧把握和体现这些意向。每编的首页,选取与内容符合、互相映衬的一至数副精美图案印在正负面,起到引人入胜的导读作用。每页的书眉,都有代表张秋镇运河码头和武松打虎的缩图,以反复加深读者对张秋镇的印象。对页码,考虑到读者翻阅方便,安排在首翻的右下角。等等。全面考虑,反映出编者的匠心和苦心。

第九、信史不唯史。大凡写镇志,都要借用一些史料,因为史料是一方之宝贵财富。但历史的东西也因历史的多种原因,文本有讹错,版刻有笔误,石刻有漫漶,所以难免引用史料不确。对史料,应先细读,凡有存疑的地方,要大胆存疑,但不能只停留在存疑上,还要有求真,以为已用。编《张秋镇志》《运河》篇,辑录了多道圣旨和多段史料,就中也发生了不少疑字、疑句。比如“敕修河道功完之碑”,其碑文为多家研究运河文化者看重,并辑入书刊。相比之下,文字互有出入,用时莫衷一是。为准确可靠,编者直达4米多高的石碑现场,爬上龟趺,又登上凳子,用放大镜逐字辨识碑文,校正了多个关键字。因为此碑是明朝大学士徐有贞撰并书丹的,一般不会有错。这对后人是有益的交待。《张秋镇志》出版后, 大众日报载文称“是研究运河文化不可多得珍贵史料”。

第十、编镇志关键在领导。《张秋镇志》的编写从1985年就启动过,在近30年的时间里,其中一段时间出现个人活动的局面,故而一直无果。现在编志,党委书记直接过问,焉有不成之理。除镇主要领导外,还要有坚强有力的具体执行负责人。陈明诰是政协阳谷县原副主席,任《张秋镇志》编委会执行主任,从第一天起,就全身心投入这项工作中,正确诠释镇党委政府暨编委会的意旨,精心策划,统筹指导,主动的解决编写工作的具体问题,并经常深入编写一线,对重要章节斟字措意、论事核史,一以贯之,凝聚了编写一班人的力量。分编撰文的11名主编副主编,多是70岁以上的老干部,不要说平时,即使在三伏天里也没睡过午觉,一直坚持编写到出版。商业达人积极协助政府,慷慨解囊,是志书出版的又一重要原因。各行各业齐出援手,都是促进志书早日成功的重要因素。这些因素缺一不可。没有这些困素,徒有编志之心,难结编志之果。《张秋镇志》出版后,一位镇志副主编捧书在手, 让我题词,我给他写了十个字:“共仰班家业,同耕司马田。”编镇志,是写信史,是领导的信任,群众的重托,笔不能斜,心不能歪。一旦拿起这支千钧之笔,就是挑起一付重担,就要稳稳的挑到是处,不能半途撂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