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地方史志 > 文史天地

焦竑考取状元记

作者:dgds    稿件来源:王彬祥    浏览:808   发布时间:2015-01-21


焦竑考取状元记

 

/李西胜

 

1589年代,大明帝国的车轮开到了它的万历17年,已是知天命之年的焦,心头考取功名的希望之火仍然燃烧着,他再次去冲击世人心目中神圣的状元桂冠,毅然进京赶考。

这已经是他第四次进京参加会试了。此时,他已到了49岁周岁的年纪,按中国古人的习惯算法,他虚岁刚好50,正好到了孔子所说的知天命之年,按说到了这个年龄段的人命运基本定型,很难再有多少雄心大志了。可饱读诗书,决不轻易服输的焦,偏不信这个邪,他仍然要在考取功名的这条艰辛之路上执着地走下去。

他的赶考之路,确实称得上一波三折,坎坷漫长。

他第一次参加会考,是在1565年,那年他26岁,可谓风华正茂,对前途充满了美丽的梦想。虽然一冲落第,给了年轻的他兜头一盆冷水,但他很快就从跌倒中爬了起来。因为就在此时,他结识了自己仰慕已久的学者耿定理、邹守益、孙德涵,与其几番相互深入的学术探讨,让他颇有茅塞顿开之感,学问获得到了长足进步,这无疑对热衷功名的年轻的焦来说,意义更加深远,因为他感到来日方长,还输得起。

1568年,经过三年的苦读和精心准备,焦再次踏上进京的赶考之路。这次,他虽然有备而来,大有必胜感觉,可惜又是名落孙山。为此,苦闷至极的他,到他一直视为恩师的耿定向家一住就是几月余,从大雪纷飞的冬天住到了次年春暖花开的时节。临走之际俩人登上天台山,对着山上变幻莫测的缥缈景色,他挥笔写下了《留别天台耿先生诗》:“千崖落木动微寒,匹马西来岁欲残。西海风流今下榻,一尊烟雨夜凭栏。时危自觉知心贵,身在翻悲会面难。一望归舟肠尽结,横江波浪正漫漫”。抒发了壮志未酬的一腔情怀。

他的第三次进京赶考,是在1571年。这年,他刚过而立之年,处在人生的至关重要的时间节点。虽然有基础,有积累,但他深知此时也经不起折腾,输不起了。为此,他志在必得,做了最周密的考试计划,特意在去年的秋天,就相约好友邹德涵来到了京城,心无旁骛地做着备考。但是,这一次,状元的桂冠又一次和他擦“头”而过,让他无功而返,欲哭无泪。

今天,这第四次的进京会考,阴差阳错,离他第一次会考,整整过了24年。24年来,他矢志不移,考取状元的志向从没打消过。期间,沧海桑田,他的家庭发生过重大灾难,相依为命的结发妻子去世;他与许多当时的著名学者,如李贽、耿定向等因为志向相投成了莫逆之交;日积月累,他的学问已经到了非常渊博的程度了。

的确,机遇和成功都属于那些有着充分的准备者,尽管,焦的这次准备整整用了24年漫长的时间,经历了人生无数的磨难。但,有志者事竟成,连续三次落第、久经科举考验的49岁的老考生焦,这次确实厚积薄发了,一考而中,如愿以偿当上了明开科252年来的第72位万人瞩目的状元。而且,他也成了日照县自明朝以来600余年间历史上的唯一一个状元。与其同榜士子还有陶望龄、祝世禄、马经纶、董其昌、冯从吾,后来皆成为名垂千古的一代名士。

而焦,在戴上状元的桂冠之后,的确无愧于这个称号,凭其渊博的学识,在历史上享有了“巨儒宿学,北面人宗”的崇高学术地位和社会声望,成为了一代著名的思想家。